星耀财经网-定时定期更新财经投资新闻资讯

2074,妻子为验证丈夫的忠贞伪造不孕

陈雅培 141 0

近日,欧盟“地平线2020计划”拨出一笔巨款,29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320万元),供科学家研发一项惊人内容:人造子宫。

更有科学家大胆预言!

英国进化生物学家、遗传学家霍尔丹预测,到2074年,约70%的婴儿将是“体外孕育、诞生”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遗传学、社会学、伦理学、经济学的诸多问题纷至沓来。

  • 男人也能生孩子了?
  • 拯救全球低生育率的杀手锏?
  • 孕产风险是否会迎来大幅度下降?
  • 老龄化社会趋势扭转?
  • 人类是否会从出生开始就被人为进行科学干预?从此“人类”也成为制造业产品?

奥尔德斯·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再一次刺激着全球神经。


人造子宫渐近


什么是人造子宫?

按照科学家的设计,人造子宫充满类似羊水的液体,自带血液循环系统。胎儿脐带会和人工胎盘相连,从而接受氧气和营养。同时,安装各种传感器,模拟妈妈的体温、心跳。

这听上去天方夜谭的构想,事实上,在科学界,已不是新生事物,各路科学家为此项目的实现已投入了近百年的心血。


1923年,英国生物学家霍尔丹首次提出人造子宫构想,并在剑桥大学的一次讲座中进行了深入探讨。

在二战之后的数十年间,人造子宫技术发展缓慢。

1969年,法国科学家率先尝试,将羊胎儿置于人造子宫内,活了两天。

1992年,《新科学家》杂志刊发文章称,日本东京大学用人造子宫,成功“诞下”一只小羊羔。

2001年,美国康奈尔大学刘鸿清教授的研究,被称“具有重大意义”。研究团队用可降解的胶原和软骨素,搭建出类子宫形状的支架,并在上面种植子宫内膜细胞。最终,长出一个“人造子宫”。

2003年,还是刘鸿清教授等人,把老鼠受精卵放入人造子宫内孕育。实验证实,受精卵可以着床,但不足以正常发育。随后,因为伦理问题,此项目被紧急叫停。

2017年,人造子宫研究迎来开创性进展!美国费城儿童医院的一个研究团队打造了一个人造子宫,研究人员对8头早产羊羔进行了测试,1年后,跟踪结果显示,这些小羊均健康正常!这是第一次有动物通过类似实验,健康活下来。

2018年,该研究团队与美国FDA开始商谈,希望能在3至5年内展开人体实验。

近日,欧盟“地平线2020计划”研究小组公开计划,在2025年前,完成相关试验,并投入临床使用!

“突飞猛进、你追我赶”,足以形容科学界围绕该项目的疯狂。

存在即合理,疯狂的背后,是现实的高压驱使。


全球困境


2017年,一部叫《生门》的纪录片横空出世,一经播出,在52城收视率高居全国同时段第2位,获得中国首个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篇的提名。

耗时700多天的多机位跟踪拍摄、妇产科80多个病床、40个家庭迎接新生命以及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一部《生门》,将生命传承的残酷性淋漓尽致地剖开在了大众面前。

一个叫李双双的女人,她的孩子被判定不属于优生范畴,一家人执意引产。爸爸反复强调,不要残疾不要拖累。公公戴着明晃晃的大金戒指一遍遍问医生,能不能保证孩子是健康?万一人财两空怎么办?

一个叫曾宪春的女人,生过两个女孩又来医院生孩子了。生产次数太多,子宫壁变薄,危险万分。而她坚持还要生的原因仅仅是“在村里,没有儿子别人就笑话你,骂你”。

一个叫陈小凤的女人,被确认怀了双胞胎,夫妻俩却愁眉不展,因为他们是贫困家庭,住院费也拖欠很久了。医生告诉夫妻俩,要筹五万块才能保住一大两小三条命,如果没有钱,就要调整期望值,想好是要保大人还是保小孩。

《生门》将生育率背后的冲突“摆上了台面”:当经济因素在人类社会占据越来越大的影响力甚至决定权,生命在其面前甚至也可以用“金钱”衡量,人们不再如传统思想那样认为“生命至上”,人性的天平在钱与命的两头摇摆不已,甚至倾向于利益至上。长此以往,世界会怎样?


也许我们不清楚未来世界会怎样,但我们能看见目前世界是怎样的。

  • 2014年,德国已面临人口坍塌,和前三十年不同的是,德国再也没有东欧的移民可以补充了,因为东欧和俄罗斯的人口也在坍塌,德国只能更大力度地从土耳其移民。
  • 2016年,西班牙即将工作的人口比即将退休的人口少40%;
  • 2016年,英国育龄女性的生育率达到11年来最低;
  • 2018年,美国出生率创32年新低;
  • 至于日本、韩国,“人口雪崩”在近年来早已不是新闻。

就在这一背景下,“人造子宫”项目再一次高调来袭。不难看出,在近百年的项目研究历史中,因为伦理等一系列复杂问题而紧急叫停的次数不算少。更有科学家直言,该项目不是不会研究,而是不敢研究。

如今,“人造子宫”科学项目更像是人类左右为难之下的一个不得已选择,将早已水深火热的生育环境彻底点燃。“我就是试试”,假装自己不害怕;“我做着看看”,假装自己不在意。事实上,科学界最清楚,深水炸弹一旦放下,就如开弓没有回头箭,遗传、社会、伦理、法律、经济,都将迎来天翻地覆的变化。


三论颠覆


论遗传。

“人类”一旦能够体外制造,就会面临一个直接问题:这些体外制造的人类,和自然孕育的人类,是否会有不同?而不管有没有不同,都毫无疑问,科学更能干预的前者,会在基因阶段就以“更好、更完善”的目标,来“制造”更完美的“人类产品”。

那么,“不够完美”的那些人类,会面临怎样的境地?

“基因分级”在科学界不是一个新名词,早在1929年,爱尔兰科学家约翰·伯纳尔就表达了对此的忧虑:当“机器妊娠”成为现实,实验室里长大的孩子,最优秀的族群会被挑选出来,一旦有心人将之利用,将人类划分为“已改造”和“未改造”亚群,那么,人类就将面临毁灭性的灾难,所有现有意义上的道德、法律等等都将消失殆尽。

论社会。

毫无疑问,女性将彻底从社会强制赋予的“生育义务”中得到解放。这一意义也使数量可观的女权主义者成为了“人造子宫”的支持者。

包括安东尼·卢多维奇在内的学者都认为,人造子宫将导致性别彻底消失。激进派女性主义者舒拉米斯·费尔斯通则认为,实现男女真正平等的唯一途径是将怀孕外包给机器。人们意识到,在如今世界上仍存在的一部分男性对女性及儿童的不平等剥削情景,仍然是建立在生理条件不对等的基础上的,一旦女性生理条件与男性相当,这一不平等剥削局面也将改变。

美国的最新数据也支持这一论调。2018年,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表明,产后休假4至12个月的美国女性,在工作中获得晋升的几率将减少15%。美国女性处于社会变革的阵痛中,对待生育,她们必须结合育儿成本、育儿理念、职业发展等因素进行综合考量。

论伦理。

从源头追溯,婚姻制度,是父系社会和私有制的产物。

父系社会中,男人的财产想要传承下去,就得确定自己的孩子是自己的,于是最早的婚姻制度就出现了。正是婚姻制度的出现,使女性在很长一段人类历史中,从独立的个体变成了丈夫的私有财产和附属物,所以婚姻制度的起源是属于产权制度的范畴的。

“自己的孩子”,是这一制度形成的关键。就算是在当今文明社会,“生育与传承”仍然是婚姻中一项不可忽视的重要内容。

所以,“人造子宫”项目一旦成功、市场化,婚姻制度首当其冲,势必将受到猛烈冲击。“只想要孩子不想要另一半”的女人和男人,都将从婚姻制度中解脱。对社会而言,“家庭体系”是否会因此解体,堪称达摩克利斯之剑。


科学:祸首or牺牲品?


令人感慨的是,“人造子宫”的第一提出者,英国生物学家霍尔丹,其本意根本没有如此复杂。

“我只想通过该项科学,将女性从怀孕中解放出来。毕竟,你知道,女性生孩子太痛了;那些想要孩子却要不上的女性,也太心疼了。”霍尔丹说道。

然而,科学从不按发明者的意志为转移,人性的复杂与博弈,从来都让科学沦为牺牲品。

公元1132年,中国南宋的军事家陈规发明了一种火枪,这是世界军事史上最早的管形火器。然而此后四百多年,火枪都没有成为中国大规模作战的常用兵器,反而给皇家仪仗队使用了去,火枪响起,歌舞升平。直到外国列强用枪炮打开了封闭的国门,人们才认清了,热兵器的横扫型杀伤力,同样的枪声再起,不再是歌舞升平,而是血流成河。

你能说,陈规错了吗?

每一项新科学的诞生,都在令人兴奋的同时,令人恐惧。如今,科学之手终于触及到了“人类生命”本身,是福?是祸?

如果在不久的将来,人造子宫技术正式市场化,您会愿意让您的孩子,出生在该技术统一无差别的机器袋中吗?


本文原作者为陈雅培,转载请明:注 星耀财经网出处!如该文有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