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耀财经网-定时定期更新财经投资新闻资讯

非法吸收存款案件中,如果将吸收的资金用于生产经营,是不是就是无罪的?

陈政栋 141 0
答案是否定的。 决定非法吸存行为性质判断的,依然是宣传手段的公开性,承诺回报的利诱性,集资行为的非法性和集资对象的不特定性。资金用途不是决定性因素。此种观点有一定的理论依据,但不充足此前有一些朋友有个误区,认为在涉嫌非法集资的案件中,如果查明被告人将资金用于生产经营,被告人就不构成非法集资犯罪(如非法吸存或集资诈骗)。该观点的根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主要用于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能够及时清退所吸收资金,可以免予刑事处罚;情节显著轻微的,不作为犯罪处理。”可见,资金用途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中一个比较有利的酌定量刑点。但不论从判例还是从理论上而言,其对案件的定性难以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该司法解释仅仅使用了“免予处罚”的表述,其真实意思其实是即便把资金用于生产经营,也不会对行为本身定性起决定性作用。“而所谓的情节显著轻微,不作为是犯罪”是刑法的共性原则,绝大多数刑事犯罪如果达到情节显著轻微的标准,都不认为是犯罪。先说判例:典型案例如当年轰动一时的“养鸡大王孙大午非法集资案“。1995年,大午集团已经成为中国五百大私营企业之一,孙大午也获选为保定市人大代表,并获得养鸡大王绰号。孙大午在企业经营过程中,与当地银行关系较为紧张,可以说是非常差,难以获得贷款。因此,孙大午在公司所在地市县以公司名义成立了数个”借款点“,承诺高于银行一倍多的利息吸收当地居民的存款,据公开报道,在当地已发展了4600个储户,非法吸储达3526万余元。孙所筹集的资金全部用于企业的生产经营,企业运营良好,因而有较好的信用。8年来,储户和大午集团没有发生过信用纠纷,据公开媒体报道,有的人家半夜生病急需用钱都可以在半夜得到,而且孙大午从不挥霍铺张。但孙大午最终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处缓刑。从犯罪构成角度分析:笔者认为,让孙大午被定罪的直接原因,是其吸收存款的方式达到了客观上可能从不特定的多数人吸收存款的程度,比如其设置专门的财务人员吸储,并且分派吸储任务,因此被认定为设置”吸储点“,从而符合适用公开“口口相传”的方式向“不特定”的对象吸收存款的模式。而其资金用途用于生产经营, 孙大午生活简朴,从未挥霍资金,没有个人专车,住平房,所有吸收资金都已归还借款人等事由,并不会影响对其集资行为性质的评价,但法官会作为有利被告人的量刑事由酌定处理,孙大午最终被判非法吸存罪名成立,但判处缓刑。资金用途不影响定罪的判例:类似的案例还有山东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隋志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中,被告人隋志先向15人签订借款合同,吸收资金共计2.9亿余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和维持企业经营。至案发前,甚至有1.9亿余元本金无法归还。本案被告人虽然有充分证据证明其借款目的是用于企业运营,但依然被定罪(单位犯罪负责人,也是获缓刑)。还有安徽省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的王焕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绍兴市上虞区人民法院审判的虞阿米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山东省胶州市人民法院审判的李某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等案例,被告人都将所筹资金用于维持企业运转,但依然被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可见,在多数情况下,借款的用途并不会影响非法吸储行为的性质认定。说完判例,说说理论角度从理论上也可以解释此类判决的缘由,因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对金融管理秩序的侵害,不仅仅发生在所筹集资金的用途上,还包括非法吸收不特定公众存款的过程中。但是,从辩护律师角度而言,该情节依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辩点,因为借款的用途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被告人行为对金融管理秩序的破坏程度,可以作为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重要依据。辩护律师在办案时应该着重搜集、固定此类证据(如银行流水、进货购物发票、聊天记录、证人证人等),为当事人轻判寻找依据,或作为被告人无罪辩护的重要辩点之一。资金用途,其难以让被告人无罪,但反过来可以让被告人背负更重的罪名。比如吴英案,从2005年5月至2007年2月,吴英以高额利息为诱饵,以投资、借款、资金周转等为名,先后从林卫平、杨卫陵、杨卫江等11人处非法集资人民币77339.5万元,用于偿还本金、支付高额利息、购买房产、汽车及个人挥霍等,实际集资诈骗人民币38426.5万元。最终被认定为集资诈骗罪,而其被认定如此严重罪名的原因之一就是其资金用途,有大量用于个人包装、挥霍和支付高额利息。最终法院以集资诈骗罪判处吴英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犯罪行为是你存在且实行了非法吸收他人存款的行为,至于存款的去向不影响定性,但影响量刑结果。

笔者之前服务的一家公司,在笔者离开二年后,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老板被刑事逮捕,追究刑事责任。后来披露的非吸数额非常大,达33亿之多,一审判决是去年八月份判的,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半。

这起非吸案中,最典型的就是老板(犯罪嫌疑人)吸收的存款,账目非常健全,会计核算非常清楚,每一笔钱的来龙去脉也都清清楚楚。主要吸收的存款除还本付息外,其它的都用于建设两个电厂和其它项目。老板基本没有用于个人挥霍,所以得到了众多债权人的谅解书。

从这起案件中也看得出,并不是你把非法吸收的公众存款用于建设、用于生产经营就是无罪的,这是两回事。如果你把吸收的存款用于个人挥霍或其它不正当用途,那你可能涉嫌的就是非法集资罪,那罪行比非法吸收罪要重的多。

可见,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是一个行为犯,吸收的款项去向不影响定罪,但影响量刑。具体实务中,还需要咨询专业人士。

##########

并非如此。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从罪名就可以看出本罪的构成原因是非法的吸收了来自公众的存款,非法指的是违反金融法规,吸收资金除非是银行等金融机构,或者经过相关部门批准备案,否则都构成非吸。

至于是否真实用于生产经营,那可以用来区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集资诈骗罪,集资诈骗罪和非吸差别就是是否具有非法占有之目的,两罪的量刑差的太大,非吸最多十年,而集资诈骗罪可以判处无期。

当然根据司法解释,非吸用于自我经营,能够全部兑付的可不按照犯罪处理,但是现实中,基本没有可以完全兑付的。

##########

非法吸收存款案件中,如果将吸收的资金用于生产经营,是不是就是无罪的?

这个说法是不对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是指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行为。

这种罪名,考察的是以下情节:

一是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的数额比较大,个人数额20万以上,单位数额100万以上。

二是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的户数较大,个人非吸30户以上,单位非吸150户以上。

三是造成的经济损失比较大,个人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给存款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10万元以上的,单位数额在50万元以上的。

以上三个条件,达到其中一个就构成非吸罪。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主要用于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能够及时清退所吸收资金,可以免予刑事处罚;情节显著轻微的,不作为犯罪处理。

这个规定实际上讲的是情节显著轻微,可以从轻、减轻或免除刑事责任,这只是一个原则性的描述,其实任何犯罪,只要情节轻微,都可以从轻、减轻或免除刑事责任。

总的来讲,非吸案件,只要数额足够大或户数足够多,或者造成的经济损失足够大,只要达到其中一条就可以入罪。而吸收的存款用于生产经营,其实对量刑没什么实质性影响,关键的问题还是造成的损失多大,如果不大,甚至没有,有可能从轻、减轻免除刑事处罚。

##########

我办理过类似的案件,就算非法吸收的资金用于生产经营,也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侵犯的是金融管理秩序,与资金用途没有关系。

判断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有几个标准:1.非法性,没有金融吸储牌照,私下借款。2.高息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般以高额利息为诱饵。3.对象的不特定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对象不仅仅是亲朋好友,是面向社会所有人吸收,所以危害性很大。4宣传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般都对象宣传,口口相传。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般都是用于生产经营,差东墙补西墙,资金链断了,就暴雷了。如果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目的是为了赌博享乐或者直接逃跑,那么性质就变了,就是诈骗了,判刑也更重。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标准一般是20万以上,吸收五人以上借款,大家可以参考参考。

##########

谢谢邀请!

在非法吸收存款罪中,你资金是用作什么用途和是否对案件进行定性无关,是2马事!

打个比方,你去抢劫,抢了5000元钱,但是你把这5000块钱去资助了一个急需手术费用的病人,挽救了他一条生命。

虽然他的用途是良好的,是善举,但是他的行为难道就不是抢劫罪?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所以他干什么不影响对他行为的认定,不过一般这种情况法院都会轻判。

而回到非法吸收存款上来说,法律规定:“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主要用于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能够及时清退所吸收资金,可以免予刑事处罚;情节显著轻微的,不作为犯罪处理。

也就是说你的罪还是非法吸收存款的罪,这个是性质的定性,但是只要你满足条件,我可以给你免了处罚!

ok!喜欢的朋友可以点赞关注

##########

这就是一个自我安慰的谬论。首先非法吸收存款案件中,有几个犯罪嫌疑人是拿着资金去做生产经营的?其次,即使拿出部分资金做生产经营,也是一种投机性或者掩盖其违法事实的的目的。最后在我国,是以行为来去判定是否犯罪,只要存在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那就已经犯罪了。

我们可以来个基本逻辑判断,一般吸收非法公众存款都要采用高利率,否则其如何能够成功吸收到资金呢?那么用高利率得来的存款,如果从事经营活动,得到的是社会平均利润率。最终的结果是生产经营赚回来的钱,可能都不够利息偿付的呢。犯罪嫌疑人会冒着坐牢的风险,做这些无收益的事吗?

在实际很多案件中,确实犯罪嫌疑人也做了一些生产经营。但是他会利用这些项目夸大收益,夸大自己的投资,以取得受害者的信任。或者就是因为它本身的眼光不行,认为这些项目将来可能会赚取高额利润,但其实最终会遭到损失,甚至是被骗。所以其做生产经营活动的目的性,可能就是出于违法或者是暴利投机心理。

再讲讲法律方面,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而没有经营资质就已经违法了。这是不管其吸收到存款多少,也是不论其吸收的存款用于何地。只要干了这个事儿,他就已经违反刑法了。唯一能影响的仅仅是量刑标准而已,如果造成的社会损失不大,可能判得轻一点,如果造成的损失巨大,判的重一点。现在唯一让犯罪分子庆幸的是,我国已经取消了针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死刑量刑,也就是说最高刑罚就是无期徒刑。

过去的无期徒刑有可能改造良好,会变成有期徒刑,再减减刑,最多可能只做十三四年就出来了。但是现在已经有所改变,如果在判处无期徒刑时,写明不准假释,不准改判有期,那他真的是要做一辈子监狱。这也是对犯罪分子的极大震慑。

在前几年的互联网金融创新浪潮中,多少犯罪分子举着创新的伪大旗,干着吸收非法公众存款的事情啊!造成的负面社会影响巨大。有多少普通民众一辈子积蓄都被他们挥霍了,买飞机,买游艇,买别墅,有几个是将钱做到生产经营中吗?所以应该对这些犯罪分子处以严重的惩罚。

记住:没有正规的金融牌照,不要去做金融的事情。吸收存款只有银行才能干,别的谁干都是违法。#理财大赛第三季#

##########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损害的是国家的金融信贷秩序!

如果将吸收的存款用作其他方面,可能犯罪性质会被认定为集资诈骗罪,就会更加严重!

##########

应该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看人数,看资金数,看造成的影响!是不是不特定人群,是不是影响金融秩序,是不是造成无可挽回的余地!用于企业经营,但造成了社会影响也会重判!

##########

非法集资得来资金,用于生产经营,不影响集资犯罪定性。但是如果用于经营之外的其他情况,用于其他用途的这部分资金要考虑集资诈骗问题了。

问题中,如果集资钱全部用于了集资时约定的生产经营,那么,会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现行刑法规定最高刑期是10年。

如果积极配合政府清查退出赃款,主动消除社会危害,依据宽严相济的政策,可以判处缓刑或者免于刑期处罚。

非法集资犯罪,侵害了社会不特定人群的切身利益,社会危害性巨大,直接影响社会稳定,处理时,一般有政府牵头公安进行具体处置,各地政府也会以减少危害的角度出发,制定出台一些政策,引导集资人积极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