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耀财经网-定时定期更新财经投资新闻资讯

朝鲜战争,为什么李奇微大骂韩国人是猪队友?

陈诚 141 0

宋时轮的志愿军第九兵团,在长津湖战役中确实是伤了元气的,但是经过整补以后,又重新出现在抗美援朝的第一线,并且在第五次战役中打出了一个小高潮,在王近山第三兵团的配合下,一举打垮了韩国军队的第三军团。这一战的结果很令人意外,那就是美国将领李奇微恼羞成怒发起飙来,居然下令解散了韩军第三军团并撤销番号,让美国和韩国的军史界至今还为此争吵不休。

(我军装备的冲锋枪)

第五次战役第一阶段中,在志愿军的猛烈攻击下,美军后撤数十公里后,以主力死守西线战场的汉城及其周边地区,并且还从战线中部不断抽兵前来,不仅使负责东线远端防御的韩军第三军团侧翼完全暴露,而且东西两个战场之间的结合部也非常脆弱。在这种情况下,彭总决定战役第二阶段来个“声西击东”,即以第十九兵团继续与西线美军保持接触,同时将王近山指挥的第三兵团秘密东移,配合第九兵团围歼韩军第三军团。

先介绍下当时的主要人物,第五次战役从1951年5月11日打响的(战役第二阶段5月16日打响),此时李奇微已经接替麦克阿瑟成为“联合国军”总司令兼远东美军司令,第八集团军由范佛里特中将接掌。而韩国军队当时的编制,颇有日据时期的色彩,最大的作战单位是“军团”,下辖三个左右的“师团”,然后师团再下辖三个“联队”,不过习惯上,战史文献里都称为军团、师、团。

(李奇微)

韩军第三军团的军团长是刘载兴,这人挺有意思,1941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55期,日本投降时已经混上了日军近卫师团的大尉中队长,日本军队既然黄摊子了,他又加入了新成立的韩国军队。当时的韩军也没有多少专业军官,所以刘载兴青云直上,1948年就混上了准将军衔,不久担任第7师团(第7师)的师团长,朝鲜战争爆发后,第7师团一路败逃,最终被取消番号。

但是这不影响刘载兴升官,麦克阿瑟在仁川登陆以后,战场形势发生巨大变化,韩军又开始重整旗鼓,大肆抓丁扩编部队,刘载兴又被任命为第二军团长,同时晋阶少将。这已经是很高的军职了,因为当时韩军总共只恢复为三个军团的建制,结果在长津湖战役的同时,刘载兴的军团在西线战场又遭到志愿军第38军和第42军的围歼,部队大部被歼少部逃散,结果番号又被取消了。

(军团长刘载兴)

李奇微到任第八集团军司令后,对韩军再次进行了整顿和重组,由于高级军官确实无什么人可用,又任命刘载兴为第三军团长,下辖第3师、第7(新建)师和第9师,到1951年夏天,该军团驻于战场东线的县里地区,任务是掩护美第八集团军的右翼。在第五次战役的第一阶段,刘载兴军团坐看志愿军猛攻美军,并没有遭到攻击,所以韩军上下普遍没有什么作战准备。

1951年5月16日黄昏,完成隐蔽集结的志愿军东线部队,以九兵团之27军为前锋,第20军和配属的第12军跟进,突然对驻守在昭阳江南岸的韩军第7师发起进攻。我军猛烈的炮火准备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韩7师的通讯系统和指挥系统全部瘫痪,由于师属炮兵一口气逃出13公里,致使战斗打响以后,韩军彻底失去了炮火支援,大批志愿军战士徒涉昭阳江,向韩7师纵深猛冲猛打。

(韩军士兵)

战至午夜时分,韩7师所属三个步兵团已经全部崩溃,各团败兵潮水般向南逃跑,而第7师的溃败,直接造成第三军团侧翼也完全暴露,整个军团呈全线动摇之势,军团长刘载兴请示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部要求撤退,得到的答复是:“无论发生何种情况,决不准后退”!然而这个军团长已经无法控制部队了,因为志愿军祭出了最大的战术法宝:穿插敌后,断其退路。

第27军的一个加强营在渡过昭阳江之后,三个小时秘密奔袭29公里,占领了韩军从昭阳江南岸地区向后撤退的要点:五马峙,死死地卡住了唯一的一条公路。消息传来,第三军团另外的两个师:第3师和第9师登时陷入无尽的恐慌,两个师长眼见全军团的后路已被切断,根本不待军团部的最新指示,立即下令撤退,于是第三军团的三个师一鼓脑开始溃退,局面遂不可收拾。

(韩军炮兵)

战后,韩军跟美军打官司的焦点,就是这个要命的五马峙到底应该由谁来守的问题,刘载兴也不是个小白,自然知道位于县里西南方向上南里的五马峙,是关乎整个军团的补给线和退路的命门,很早就部署了一个团进行守备。然而这里是韩军第三军团和美第十军的防区分割线附近,从理论上说,五马峙又在美第十军的防区里,为了避免混乱和影响自身的行动,美军讨厌防区里有韩国军队驻扎,所以不停地驱赶这个团离开五马峙。

刘载兴曾经把电话打给了美第十军军长拜尔斯,结果对方毫不客气:“韩国军队为什么要部署在我的防区里面?请他们出去”,就这样韩军被撵离了五马峙,而这个点对美军又没什么作用(它不在美军的补给线上),所以没有派兵驻守,结果就被我第27军穿插营轻易占领。现在五马峙卡住了韩军的退路,刘载兴想夺回去可没那么容易了。

(志愿军机枪阵地)

为了挽救第三军团,刘载兴少将亲自督战和指挥,纠集一个整团的兵力猛攻五马峙两侧的高地,结果攻了两个小时也未能突破志愿军的阻击阵地,而后面志愿军的大部队越追越近,迫击炮弹都打到了上南里附近的公路上。前有堵截后有追兵,韩军第三军团的信心彻底崩了,大队人马开始绕路逃跑。因为韩军有个优势,那就是地形比较熟悉,所以大批士兵绕过五马峙钻进大山,分散逃命。

韩国军队没有美军那样的野战口粮、野战炊具和空中补给,每个士兵身上的干粮最多可以维持三天左右,并且许多人由于撤退匆忙还没有带干粮,所以分散逃入大山之后,许多士兵活活饿死,或者因为实在跑不动了而被俘,短短几天时间,两万余人的韩国第三军团作为建制部队,基本上已不复存在。

在这次被称为“上南里战斗”的战役中,志愿军歼灭韩军五个整营3000余人,并且在追歼过程中又俘敌上千人。

对于韩军第三军团的迅速溃败,美军方面怒不可遏,拜尔斯中将质问军团长刘载兴:“你的部队在哪里”?刘回答说:“不知道”,拜尔斯再问:“你的重型装备和运输工具在哪里”?刘载兴的回答还是:“不知道”!最后,拜尔斯通知刘载兴军团长:“ 你部队的番号取消了,你找别的工作吧.”。原来,就在第三军团溃败不久的5月19日,李奇微从东京直接飞到了美第十军军部。

李奇微召集第八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第九军军长霍奇和第十军军长拜尔斯开会,研究了当前战局,一边部署反击,一边痛骂了韩国军队的无能,“猪队友”这个词是如今的新鲜词,那会应该是没有,总之这几个美军将领把最难听的词汇都用上了,同时作出决定:撤销韩军第三军团的番号,一并取消所有韩军军团长的作战指挥权,韩军各师从此全归美军直接指挥。

联军在韩国作战,联军司令部却撤销了韩国军队的军团级番号,这都算战争奇闻了,总之韩军只能无条件服从。而那个刘载兴也并没有丢官,而是转任韩国陆军司令部作战参谋部部长,第二年晋升为中将,再后来还成为了韩军参谋长联席会议的主席,1971年甚至当上了“国防部长”,原因很简单,韩军当时四处打败仗,他的败绩很常见没什么特别之处。

由于志愿军插入敌后太深,且所携粮弹将尽,遂于5月21日前后停止进攻,三个主力兵团奉命北撤休整,而在李奇微的督战下,美第八集团军的反击开始了,这是后话。

(李奇微和美韩军将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