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耀财经网-定时定期更新财经投资新闻资讯

美军指挥官马修·邦克·李奇微为什么很有名?

陈宣娇 141 0

马修·邦克·李奇微,美国陆军四星级上将。

李奇微朝鲜战场标准照:胸前挂手雷

李奇微的一生可以说是奔波的一生。一生在很多地方服过役,在中国、尼加拉瓜、巴拿马、玻利维亚、菲律宾、巴西和美国各地都有他的足迹,而且先后进过指挥与参谋学校和陆军军事学院进行深造。

1937年李奇微从陆军军事学院毕业。1939年,获得一向有善于识人用人之称的美国陆军参谋长乔治·马歇尔的赏识,被调到有美军大脑之称的陆军参谋部作战计划处担任参谋。1942年8月,被任命为美国新组建的两个空降师之一的第82空降师师长。1943年李奇微协助策划了在西西里岛的空降作战。1944年,他又协助策划了“霸王行动”中的空降作战。1949年任美国陆军副参谋长。1950年来到朝鲜,担任美军 第8集团军指挥官,于次年4月接替麦克阿瑟,出任“联合国军”总司令和远东美军总司令。1952年5月,李奇微接替艾森豪威尔,担任了欧洲盟军的最高司令。1953年任美国陆军参谋长。1955年李奇微比计划提前两年退役,他在退役后写了回忆录和《朝鲜战争》等著作,这为后来的军事学者研究起到很大的作用。

在李奇微的职业生涯中,他被认为是一位杰出的领导者,赢得了下属,同事和上级的尊重。而让李奇微一战成名、名扬天下的,正是在朝鲜战争中他的杰出表现。李奇微的贡献中最值得一提的,应该就是在朝鲜战场上他拯救了联合国军,并且在朝鲜战争中,与中国志愿军抗衡。奥马尔·布拉德利五星上将赞誉李奇微扭转朝鲜战争局势是“在(美国)陆军史上最伟大的个人领导才能”。

初到朝鲜战场的李奇微

当李奇微接任因车祸丧生的美第8集团军司令官沃尔顿·沃克中将时,联合国军正遭受失败,军心涣散,毫无斗志,美国总统杜鲁门已经有了从朝鲜撤军的想法。李奇微的到来使得第8集团军从失败、濒临崩溃的边缘解救出来,并且有效的阻止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攻势。在此期间他所表现出来的领导才能和对军事作战基本原则的深刻领悟,在美国陆军历史上树立了一个令人难以企及的榜样。

朝鲜战场士气低落的美军

而使李奇微成功阻止志愿军攻势的,正是他发明的磁性战术。他专心研究志愿军的战斗风格,很快就摸索到志愿军的战斗模式,针对志愿军的月夜攻势和礼拜攻势,制定应对方法——磁性战术,很快就组织失利中的联合国军发动反击战。事实证明这种作战方式着实有效,倘若不是彭德怀及时停止了向南追击的决定,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实施空中绞杀的美军

所谓磁性战术,是总结美军之前与志愿军交手的数次战例后,发现志愿军因为存在后勤供应困难的缺陷,每次发起进攻的维持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星期(李奇微称为“礼拜攻势”)的规律,而针锋相对提出的一套防守反击战术。该战术大致可以分为防守和反击两个阶段。防守阶段,在志愿军进攻中夜间穿插时采取节节撤退的战法。其主力在白天撤退,担任掩护的摩托化部队和坦克黄昏撤退,每天最多只退20公里,恰是志愿军一夜前进的路程。志愿军的攻击部队在夜间抓不住敌人,天明后又正好进至敌预设阵地前,反遭空炮火力的猛袭。而在反击阶段,美军会选择在消耗我军的有生力量。当我军人困马乏,弹药物资缺乏时,美军的装甲部队会作为“急先锋”对我发起快速的分割包围。敌人主力部队也会“齐头并进”向我压上来,有些时候甚至会动用空降部队,预先在我回撤的战略要点上设伏阻击,从而给我军造成杀伤。 李奇微正是利用这一战术,再配合他提出的“空中绞杀战”理论,让第三次战役后的“联军”从几乎崩溃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也让彭德怀感到入朝后真正遇到了一个难缠的对手。

抗美援朝战争中的彭德怀

李奇微的磁性战术让志愿军遇到不小的麻烦。如在第五次战役后期志愿军的后撤过程中,美军利用上面所讲的“磁性”战术,给志愿军造成极大的被动,尤其是第 60军180师遭到了严重的损失,全师近8000人牺牲或被俘,损失之大几可直追1949年的金门血战。

彭德怀称李奇微是狡猾的可怕的对手,而李奇微对彭德怀的评价也很高,他曾说过:“彭德怀是一个资质很高的敌人,我们不是在和一个容易被打倒的对手作战。”在李奇微《朝鲜战争》一书中认为,我们的轰炸机无论怎么加强,敌人都会将必要的装备运进战场。在朝鲜战争结束后,李奇微曾在办公室里写下:“仅向中国志愿军司令敬礼”,这充分显示出他对对手的尊重与佩服。

1993年7月,李奇微在匹兹堡郊区狐堂的家中因心脏骤停去世,享年98岁。他被葬在阿灵顿国家公墓。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科林·鲍尔在悼词中说:“没有一个军人比他更好地履职责,没有一个军人比他更好地维护荣誉,没有一个军人比他更爱国。每个美国军人都欠这个伟人的债。”

##########

当杜鲁门已经在50年底,把朝鲜战争定性为“局部战争中的有限战争”后,那么战略家麦克阿瑟就被战术家李奇微接替了,这非常睿智,李奇微根本不会去考虑:战列舰炮击中国沿海,B-29轰炸西伯利亚铁路,和摧毁丹东枢纽站这些“国际大事”,他需要做的,就是在杜鲁门明确表示不会再增兵朝鲜的情况下,想办法如何顶住51年初,拒绝联合国和谈建议后过了三八线的百万中朝联军……他在指挥协调:空中侦察,陆基轰炸机的战术轰炸,大口径火炮的远程拦阻射击,航母舰载机的对地攻击,和对对手后勤线的绞杀,都显示出了极高水平,他甚至从被俘的中国士兵那里,了解每一处细节:军粮,武器,衣装,士气,补给,随身携带的家信和私人用品等,得出中国军队有“强大的战斗爆发力,但严重缺乏对现代战争的消耗持续力”,由于李奇微对中国军队具有“本质”上的了解,这导致第五次战役120万中朝联军,仅仅打到36.5线,就再也打不动了……

##########

当然是李奇微将军在朝鲜战场“救火队长”的卓越表现,李奇微接任在朝鲜战场上因车祸去世的美国第八集团军沃克中将的指挥权,并在麦克阿瑟被解职后成为联合国总司令。他率领濒临崩溃的第八集团军走出困境,并最终阻挡了中国志愿军的凌厉攻势,继而在三八线僵持。可以说,如果不是李奇微将军的神奇表现,杜鲁门总统可能早就从朝鲜半岛上撤军了。

李奇微将军初到朝鲜战场,他用2天时间便走访了下属的军长和南朝鲜的各师师长(除首都师以外)。最终李奇微得到的答案是:现在采取任何进攻,都会得到失败的结果,而且全军上下弥散着异常悲观的情绪。李奇微上任得到的第一个报告就是如何制定撤退计划,这是一个烂得跟稀泥一样的摊子。

李奇微一边给军士们鼓舞打气,一方面开始研究对手。他从作战记录上发现:

第八集团军在1950年10月25日首次遭到对手伏击,大规模战斗历时约8天;

第二次是从11月25日夜遭受攻击,到12月2日停止对溃败的联合国军攻击,历时约8天;

第三次是12月31日对手发起大规模进攻,在次年1月8日结束,也是历时8天。

因此李奇微认为对手不具备长时间进攻的能力,对方甚至需要依赖马托人扛将物资送往前线,一旦物资耗尽,进攻也就戛然而止。这也是为什么战斗都是在8天内结束的原因。

李奇微发现这个现象后,他首先做的是替换掉5个师的师长,少壮派开始走向前台。

1951年1月25日,李奇微发动“霹雳行动”,这也打乱了志愿军的计划。李奇微还采用有利于美军的“磁性战术”,当志愿军发起进攻,联合国军则战略性回撤,待7~8天后再猛烈反击。而且他们使用机械化部队交替撤退,也使得志愿军擅长夜战的特长发挥不出来。这也是李奇微能够力挽狂澜的关键,也是他出名的基础。

##########

应该说,如果没朝鲜战争,我们不会对李奇微产生任何兴趣。这位美国四星上将之所以能够在中国的历史上留下一笔恰恰在于他曾经是中国人民最大的敌人,李奇微(1895-1993)美国四星上将。先后担任“联合国军”总司令。北大西洋条约组织武装部队最高司令。1955年6月退役。1993年去世。享年98岁。

李奇微22岁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在二战中战绩不错,在西西里岛登陆战役中,指挥该师实施美军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夜间空降作战。李奇微从士官升到准将,用了25年的时间。而次从准将到中仅仅用了两年,在1944年李奇微晋升为军长。在李奇微54岁的时候,他出任美国陆军副参谋长,这是美国陆军军官的二把手,由此也可见,李奇微能力不俗。但谁也没有想到是,历史在1950年拐了一弯,李奇微的军旅生涯就此改变。1950年12月24日,也就是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被撞死的第二天,在麦克阿瑟的大力推荐下,当时的美军陆军副参谋长李奇微来到了朝鲜。

在1950年12月24日,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阵亡,在时任“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的大力推荐下,当时的美军陆军副参谋长李奇微成为沃克的继任者。麦克阿瑟比李奇微大八岁。是他的学长。在接到任命的第第三天,这位新任第八集团军司令,在胸前挂着两颗手雷就于1950年12月26日凌晨来到朝鲜38线附近美军阵地。他所看到的是兵败如山倒的美国大兵。李奇微,这个让中国人民志愿军非常头疼的对手,从此和志愿军“结下不解之缘”。他也因在朝鲜战争中挽救了美国军队而闻名于世。值得一提是他的对手彭德怀比他小三岁。二人虽然彼此“惺惺相惜”但却从未谋面。可以这样说,如果不是李奇微,中国志愿军是有条件和有机会统一半岛的。由于麦克阿瑟的好大喜功和狂妄自大,1951年4月,麦克阿瑟被解除职务,刚刚到朝鲜不足半年的李奇微就任“联合国军”总司令,一个月以后晋升为上将。

具体作战过程和战争进程我就不一一细说了,但李奇微能从志愿军的军服,武器,后勤供给(他居然命令司令部的每一个人吃一天炒面)看出了中国志愿军的弱点,从而他提出了他那个著名的理论,应对志愿军“礼拜攻势”的“磁性战法”。应该说,这个军事战略是正确的,他遏制了中国志愿军的进攻,攻占汉城。基本上把战线稳定在了三八线附近。正式李奇微的卓越指挥,在1951年7月10日,双方同意停火,坐到了谈判桌前,朝鲜战争结束。也正式由于此,在1952年5月杜鲁门任命57岁的李奇微接替艾森豪威尔任北大西洋条约组织武装部队最高司令。

他与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关系很好,是他劝阻了艾森豪威尔当时的越南动兵,使美国卷入越南战争的时间推后了大约十年。在担任该职三年之后,60岁的李奇微退役卸任。第二年,李奇微出版了他的自传:《李奇微回忆录》发表,十分受欢迎。相对于他的职业生涯,李奇微的个人生活十分不幸,他曾三次结婚,在1971年儿子因车祸丧生,他变得日益郁郁寡欢。

我是去清水空流,历史的守望者,期待你的关注和点评。

##########

因为麦克阿瑟同志很有名,所以作为同僚的李奇微很有名。

不过问题在于麦克阿瑟的风头从来都和能力成反比,在麦克阿瑟这个“干啥啥不行,吹牛第一名”的同僚一边,理论上李奇微被灯下黑的可能性更高,但现实情况却是李奇微更加光芒四射。

而之所以出现如此不可思议的情况,根本原因在于李奇微虽然不如麦克阿瑟能吹,但却非常能打。

作为一名军人,军功无疑是能力的第一评价要素。而作为一名将军,排兵布阵和运筹帷幄的能力当然是评价其能力的最佳依据。

而李奇微从戎以来,发挥一直稳如老狗。

当然,对于李奇微而言,出名的从来不仅仅是因为发挥稳定,功勋卓著,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李奇微在朝鲜半岛,是唯一让志愿军遭遇挫折并付出巨大伤亡的将军。

今天的很多人,习惯将抗美援朝战争形容为共和国的立国之战。因为经过这场一比十七的战争的辉煌胜利,共和国震撼世界,国际地位得到空前提升,跻身世界五大国之列。

抗美援朝战争初期,志愿军小米加步枪的武器装备,与几乎武装到牙齿的联合国军在装备上天差地别。然而,从1950年10月19日第十三兵团跨过鸭绿江开始,志愿军在朝鲜半岛接连给予联合国军迎头痛击,尤其是第二次战役,从东西两线将联合国军赶到三八线附近,一举扭转了朝鲜战争局面。

而第二次战役,除了全歼了美国北极熊团,更让第八集团军总司令沃克将军车祸而亡,而后李奇微接任第八集团军总司令。

在将联合国军赶到三八线附近后,为巩固战果,志愿军发起第三次战役,几十万大军全面越过三八线并占领汉城,再度震惊世界。

第三次战役后,狂傲的麦克阿瑟能力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而李奇微则在接连的惨败中敏锐地发现了志愿军后勤补给严重不足的缺陷,进而针对志愿军的“礼拜攻势”制定了针对性极强的“磁性战术”。

即在志愿军大举进攻时,有步骤地后撤并保持接敌距离,同时封锁志愿军后勤补给线。等到志愿军后勤告急、弹尽粮绝,联合国军再杀个回马枪,给予志愿军沉重打击。第四次战役和第五次战役的重大损失,尤其是第五次战役,就是磁性战术战果的最好体现,李奇微也成为志愿军最难缠的对手。

事实证明,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真正赢得对手的真正尊重。李奇微将军的出现,让志愿军受到了巨大挫折,认识到了美国的强大力量。但也正因为打败了如此强大的对手,志愿军才显得如此伟大。

所以李奇微有名绝非偶然。

多有疏漏,烦请斧正。

我是静夜史,期待您的关注。

##########

在后二战时期,美国出现了三位在军事上有杰出表现的将军,被美国各界吹得神乎其神,他们是朝鲜战场上的麦克阿瑟将军、李奇微将军,海湾战争中的施瓦茨科夫将军。

其实对于麦克阿瑟来讲,真是拣了一个大便宜。当时朝鲜人民军全力进攻釜山,想一举把联合国军赶下大海,然而后方却非常空虚,露出一个巨大破绽。联合国军司令麦克阿瑟率军在仁川登陆,将朝鲜人民军拦腰切断,最后兵临鸭绿江,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

而李奇微出现在朝鲜战场上,远远没有麦克阿瑟那样显赫的地位,只是陆军参谋部的一个副参谋长,战绩也拿不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