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耀财经网-定时定期更新财经投资新闻资讯

历史上有哪些战役打的是极其的惨烈的?

陈冠如 141 0

上甘岭战役:首先,此战结束后,我们看看中美两军对参战战士的表彰:

美方:两台内颁发三块象征着军人最高荣誉的“荣誉勋章”(Medal of Honor)。而2001年的阿富汗战争,只颁发5块。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只才颁发了4块。

再看志愿军方面:志愿军15军中立三等功以上的各级战斗英雄共12347人,占该军总人数的27.5%!志愿军有至少38位有名有姓的志愿军战士通过拉响炸药(手榴弹,爆破筒)、舍身炸地堡、堵枪眼,等方式与敌人同归于尽。无名英雄更多。

其次,我们看看双方的弹药消耗。

上甘岭战役发生在3.7平方公里(3700000平方米)大小的山地上,美军发射了190万枚炮弹和5000枚航空炸弹,平均每2平方米,落下一发炮弹!要知道,一发105毫米榴弹炮弹的杀伤半径是10米到20米左右。。。

战后,我方固守的阵地被削低2米,许多坑道别削去五六米。有人在上甘岭阵地上随便抓起一把土,数出32粒弹片。

对于我守卫阵地的战士来说,最喜欢的武器就是手榴弹,掷弹筒。这主要是因为机枪需要维护保养,同时,弹药消耗大,后勤保障困难。四十五师一个师就消耗10.65万颗手榴弹,4.6万颗手雷和1500余根爆破筒。

最后,再看看伤亡情况。

志愿军:投入4.3万人,阵亡7100余人,伤8500余人。以1号坑道为例:前后投入三四百人,最后只活了8人。这八人中,有两人在撤退时牺牲了。活着走到军部的6个人中,又有一人吃饼干和罐头撑死了。这个1号坑道,就是“一只苹果”故事里的主角。

联合国军:投入4万人,伤亡15000人。

此战中,志愿军凶悍的战斗作风,让美军胆寒。

(文|勇战王聊历史)

##########

1947年6月19日,随着一声巨响,四平市电信大楼被东北民主联军用炸药完全炸毁,楼内的蒋军守军全部阵亡。

这一天,蒋军第71军军长陈明仁向城东突围。

到21日,东北民主联军付出了伤亡八千人的代价,占领了四平一半的城区,指挥进攻的我军将领没有想到,剩下的进攻日子里,形势更加复杂和残酷。

22日,1纵丧失战斗力撤出战斗,6纵全部投入攻击。最后将蒋军压至城东北隅。

29日,蒋军九个师逼近四平。30日拂晓,东北民主联军撤出战斗。

7月1日,101和102给毛主席的电报中说:四平战斗自十四日总攻开始到二十六日经十三天激战,我军俘毙伤敌三万余人,我伤亡一万余人。

老兵们讲:

燃烧弹,照明弹,飞机投掷的曳光弹,被炮弹打着的民房和建筑物,熊熊燃烧。夜里满城火光,如同白昼。白天浓烟滚滚,满眼火红和血红。墙上溅着血,路边沟里和路上坑洼处汪着血。一场大雨,火灭血光,两天后又是火红血红。被雨水泡得发白的尸体,在烈日下由白变绿变黑,吹气儿似地膨大起来。

打完的人下来人就瘫了,推都推不醒。

倔强的军长

四平之战有多惨烈呢?四野老兵都有这么一个唏嘘:陈明仁这小子.......

蒋军第71军军长陈明仁这个人其实非常的不好管,脾气很大,不怎么听话,所以也就不好驾驭,作为黄埔一期,到1947年的时候还只是个军长。这个多少和他的脾气有关系。

对于陈明仁,大部分的史料都有一个这样的评价:执着强悍。也就是比较顽固。

也就是说,他挺能打,脾气不好。

1941年陈明仁带部队在昆明休整,那个时候他还是预备2师的师长,当他的部队都在破衣烂衫修路的时候,很少下基层的老蒋看见他的部队如此衣冠不整,当知道部队主官是黄埔一期陈明仁之后,老蒋认为陈明仁实在是辱没黄埔精神,就把陈明仁叫来大骂一顿。

陈明仁心里也有气,觉得校长不下基层不说还不体恤下属,于是回敬道:"我的部队衣服没穿好,不怪我而怪你,衣服是你发的,质料这么差,只穿一个星期就破了,并且去年发给我们地还只有四成新。"

老蒋骂道:"总是你不行,你怎么不想想办法?"

陈明仁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不认为我不行,我认为我什么都行。"

这一下把老蒋给气够呛,别人都拍我,你特么捶我,随后把陈明仁送去71军当副军长,没了实际的兵权。

不过陈明仁确实很能打,在滇西大反攻的时候表现的很顽强,也是凭着一腔热血参与打通滇缅公路。

结合各种资料看,陈明仁是个老实人,没那么多歪歪肠子,很实在。虽然71军也是嫡系部队,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东北蒋军的江湖中,最嫡系的是新一军和新六军,所以有时候,71军就成杂牌了,到处冲锋陷阵。

1947年对于71军来说是个悲惨的年份,其中在三下江南战役以及夏季攻势第一阶段,光下面的88师就被歼灭了两次,重建了两次。

杜聿明总是忽悠陈明仁到处送人头,东北民主联军打德惠,杜聿明说陈明仁才能解围,然后88全军覆没、87师被打烂,夏季攻势第一阶段杜聿明说陈明仁最厉害,去解围怀德一定成功,然后两个师由被打没了。

而这次东北民主联军打四平,守将陈明仁。

而进攻四平的,是一纵司令员李天佑,政委万毅。

陈明仁兵力部署

当时陈明仁手头的部队有71军的直属队、87、88师和前来增援的13军54师。附属的有5个保安团和公主岭保安大队,都是在我军打击下逃到四平的地方杂牌武装。

71军中没有一个团是满编的,军部直属队各类部队加起来也不过1700人,相当一个团兵力。只有87师勉强可以一战。而71军下面的91师此时已经都灰飞烟灭了。88师在怀德几乎被全歼,与暂编3师合并拼凑重建。

54师有两个团在通化、本溪遭我军打击,也是损失过半。

总兵力18000人。

其实这个人数是有泡沫的,我说的这个泡沫,就是还有其他的战斗人员,当时四平这个城市是辽北省的省会,因为没有解放,所以顽固分子特别多,城里有很多的警察和特务,包括很多工作人员,保安队之类的主武装,这些人属于那种还乡团一类的人物,什么觉悟我就不说了,这种人没有督战队也拼命。结果,其实总兵力是34000人。

而且四平是咽喉,日伪时期就修建了完善的工事,而且在重武器方面,蒋军还是占优势的。

当时陈明仁感觉就是亡命徒了,除了打造各类阵地,还把每个阵地都设置一线和二线,命令一线死守,不准撤到二线去。

战斗情况

从各类资料里面都能看到描述三打四平的内容,基本的标签都是惨烈,因为夏季攻势中攻无不克,连71军都被打垮了好几次,所以面对71军的参军还是认为他们士气低落,没把蒋军放在眼里。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当时没有攻打大城市的经验,毕竟四平是个省会,打下来的话能够极大地震撼对手。

所以一边是反动的蒋军要玩命地求生,一边是东北民主联军要扩大战果,思想也就擦出了火花。

就当时的战况来看,双方就在一个突破口上反复争夺。

当时李天佑向林罗的报告就可以看出来战斗一开始就有多激烈:

“我们于13日开始肃清主攻方向之敌外围据点,14日黄昏在强大优势步兵下实行突破。经三昼夜巷战与打垮敌人反冲锋,我1、2两师各付出1500人以上之伤亡,但进占地区仍是狭小,俘虏不足千人。基本教训如下:

一、西南主攻方向突破后支持三日激烈战斗,而西北之主攻及东北之助攻均未起到应有作用(突破)。因此敌人得以集中兵力、火器、飞机,打击我之一点突破口。总之敌人对我突破口及占领之地区,是采取猛烈炮击、大量燃烧及以飞机轰炸与反冲锋,企图驱出我突入部队,恢复阵地。

二、我攻入城内,如果兵力过少,则不但难于扩大战果,且更无兵力打击敌人的连续反冲锋;如果兵力过多,则形成兵多地少,每炮均可伤人。

三、日长夜短,24小时内只有8小时之夜晚。如果白天不进攻,黄昏后调集部队,则打一下天就亮了;但白天虽不能作战,其伤亡之大,超过晚上作战伤亡数目。越不能迅速发展扩大地区,越便于敌人飞机、炮兵集中轰击我狭小地区,伤亡就必越大。

四、敌人采取火攻战术,我占领之地区,大部燃烧起火。凡我向前发展一步,又燃烧一步,迫我毫无立脚之地。

五、每晨5时到20时为空军活动时间,其出动飞机少为数架,多至18架,轮番轰炸扫射,整日不停。发现一人一马亦打,妨害我运动,杀伤人马;摧毁房屋工事,打击精神,影响作战极大。

就因为当时我军缺少攻坚经验,还愣是啃下半个城市,这一点想不说惨烈都不行。新任88师的师长可比前辈孙元良顽固多了,亲自大冲锋,自己受伤了不说,两个营长都死了。

当时我军进攻非常的凶狠,经常是用炸药连楼带人就把蒋军全部端了。

当时正是盛夏6月,战士打到最后吃不下饭,硝烟味和尸臭味直冲天灵盖,后来闻不出来了,也只能喝点汤。牺牲了那么多人,眼睛都红了,精神高度集中,人极其兴奋,就想打。

至于当时的蒋军为什么这么顽固,其实除了困兽犹斗外,陈明仁也下了命令,这个命令就很那啥:

甲:不求援,不待援,自力更生,独立死守,打光为止。

乙:凡转移阵地之命令,仅司令官有权颁布。以次各级指挥官发布是项命令者,一概无效。其所属不得奉行。又凡部下要求转移阵地及增援,司令官常拒绝答复。示无新指示即系命令死守也。

丙:第一线部队不准后退,仅准第二线部队向前补充与增援。凡由前向后退者,即由后方部队射杀之。

丁:夜间除汽车因公通行外,其余不问匪我,所有行人概行射杀。

这个命令就很陈明仁了,符合他的脾气秉性,倔强死硬。

除此之外,还有督战队,督战队都是这么的画风,和电视里的一模一样:狗操的,给我打!冲,不冲老子毙了你!

而且,每个碉堡里都有老兵监视新兵。新兵一逃,老兵也制止不住,于是兵败如山倒。

但是陈明仁绝了他们的后路,于是怕死的人也得拼命作战了。

1纵1师2团的老兵说,快打到铁路边上时,前边一队10多个人,每人10多颗手榴弹开路。第二梯队全是炸药包,光着膀子,机枪掩护往上冲。

19日,我军进攻银行大楼和市政府大楼,光打退反冲锋就打退了7次。

到20日20时,四平西区蒋军被全部肃清,特务团团长,陈明仁的弟弟陈明信被俘。

8天血战,伤亡8000人。

四平蒋军的疯狂

老蒋当时守四平也是玩了命,因为仗打成这样,蒋军的弹药早就消耗得差不多了,但是蒋军光给四平投了将近400吨的弹药,包括300万发子弹,迫击炮弹3万发,山炮弹6200发、手榴弹11万颗,这就可以没有顾及地打下去。

而我军走向正规化时间不长,缺少攻坚经验,一个一个地爆破坚固堡垒,经常出现手榴弹和炸药包不足的情况。

由于巷战激烈,有些蒋军隔着墙对我军战士喊:别打啦,我们是老百姓呀!还喊:这里有孩子呀,给点吃的吧,救救命呀!身上有干粮的,就往那儿扔。八路不能不管老百姓。

听听,这不耍无赖嘛。

前面说除了正规军外还有很多非武装顽固力量参战,陈明仁把兽力营的200多个马夫都拉出来了,这些老兵都是兵油子,营长都50多岁了,很想表现一下,配上坚固的工事,守了四昼夜。

1946年我军防守四平的时候,把老百姓都疏散了,结果这次蒋军非但没有疏散老百姓,还要被强迫修工事,运伤员,就因为这事,四平老百姓恨透了71军。

当时在西城区军部大楼的战斗中,71军军部的守军都是陈明仁的亲信,当陈明仁跑到东区后,6纵和蒋军在军部来回较量了十几次,打的都是肉搏,一个连最后只剩下8个人,最后是通讯员扛上来炸药包才一炸定乾坤。

最后

由于四平蒋军顽固,工事坚固,战斗时间拖长,外加外围大批部队向四平涌来,6月29日,101下达了撤退命令。

四平之战,结晶出了城市攻坚战的宝贵经验,但也需要反思。

##########

金门战役之失利,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的情报和电讯部门要负相当的责任,尤其是对胡琏第12兵团的动向掌握,将直接影响着渡海部队的作战成败。不幸的是,我军情报没有做到及时和准确,从而错误影响了指挥员的判断和决心,使金门战役成为我军最惨烈也最惨痛的一战。

(三野十兵团司令员叶飞)

大小金门两岛距离厦门很近,原守敌为蒋军李良荣第22兵团,说是兵团级建制,其实实力还不如一个满编军。三野十兵团对敌情的判断是:第22兵团部率第25军附第201师驻大金门,第5军之第200师及第146师残部守小金门,全部兵力不过20000余人(我军情报部门估计敌作战兵力最多12000人)。

番号都很眼熟是吧?没错,这都是淮海战役中被歼后重建的部队,第25军是黄百韬的发迹部队,而第5军则是邱清泉的骨干力量,这俩兵团司令毙命后主力军番号得以保留,最后合编为第22兵团。以三野第十兵团第28军的人员、装备和战斗力(三野每个军有30000到40000人),单独击败该兵团毫无问题。

(三野28军副军长萧峰)

但问题是敌人的援军动向,主要监视目标是原在广东潮汕地区的胡琏第12兵团(也是淮海战役后重建的)40000余人,该敌是否增援金门、何时到达的情报至为重要。实际上早在清除厦门沿海的大塖岛作战中,我第28军副军长萧峰,就意外地发现俘虏中有胡琏兵团的士兵,番号为第12兵团第18军第11师第33团。

萧副军长亲自审问两名俘虏军官得知,第18军第11师已于10月9日到达金门,兵团其它部队正在调动之中,面对如此重大情况,第28军前指火速上报兵团司令部,司令员叶飞开始认真关注胡琏兵团的动向,最终得知该敌确已离开潮汕地区,于是再询问情报部门胡琏所部是否到达金门?得到的回答是:胡琏兵团正在海上徘徊。

(敌第12兵团司令胡琏)

电讯部门此时也上报了监听到的电文,是胡琏发给蒋介石要求撤往TW的电报,于是叶飞的判断是:一心想撤往TW的胡琏不愿意增援金门,正在海上磨蹭呢,最好趁他没有增援金门的时候,迅速攻占金门——这个判断显然是轻率的,更要命的是,电讯部门并没有截获到蒋介石随后的回电,内容是严令胡琏坚决而迅速地增援金门。

1949年10月24日,我三野28军前指召开登岛前最后一次作战会议,汇总的准备情况是登陆部队共准备了300条船和维持三天作战的粮弹。而实际上,一次性运送第28军的全部作战力量至少需要600条以上的船,至于三天结束战斗的想法更是过于乐观而缺乏依据。

当前指会议向上级提交所担忧的敌人援军问题时,兵团司令部回复:根据内部电台侦察报告,岛上的守敌没有增加,胡琏兵团的三个军还在海上为究竟去哪犹豫不决,最后要求登岛部队:“我们一定要抢在胡琏兵团的前面拿下金门”!情报的错失和盲目的轻敌,使金门之战的悲剧就此注定。

战役发起时间为10月24日午夜,第一批登岛部队8000余人扬帆出海,而实际情况是,在大金门岛上除原守敌之外,胡琏指挥的第18军第11师和第118师已经于14天前开始登陆。至于情报所说“在海上徘徊”的部队,其实是该兵团第19军所属的三个师,从汕头赶来时因为风浪太大暂时无法靠岸。

(胡琏)

解放军发起进攻之前的10月23日深夜,敌第19军也已经开始登岛,至24日黄昏已有三个师部及五个团上岸,另外四个团也在紧急行动之中。因此,仅大金门岛上的守敌,即已增加为沈向奎第25军、高魁元第18军、刘云翰第19军,总兵力不低于六个师50000余人,对我第一批登陆部队形成了至少六比一的兵力优势。

惨烈的金门战役持续了三天三夜,连同后续增援的少量部队在内,解放军三野第28军、29军共登岛8736名指战员,另有船工350名,共计9036人。他们与在飞机、军舰和坦克掩护下的数倍之敌展开血战,由于无处可以撤退和周旋,只能在面积为124平方公里的岛上拼杀到底,最终约6000余人牺牲,其它被俘或失踪。

解放军指战员在金门之战中,也予敌人以重大杀伤,根据胡琏的战后报告,蒋军在战役中伤亡多达9000余人 ,在如此弹丸小岛上,两军出现18000余人的伤亡,足见战斗之惨烈。而金门失利,也是第三野战军战史上一个永远作痛的创伤。

##########

不幸的苏军

列宁格勒战役吧,这场战役虽然在整个二战中烈度不算最高,但持续时间之长,双方损失之惨重超乎想象。整整872天的持续攻防在现代战争已经超越了人类生理极限,毛熊能挺下来大抵也只能认为是意志超群吧。

对列宁格勒守军来说,他们的幸运在于前方有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立陶宛带来足够的纵深,德军无法在1941年6月22日开始的巴巴罗萨计划中直接进攻他们。守军可以从6月27日开始动员上百万人抢修工事,德国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有了充足的准备。

对列宁格勒守军而言,他们的不幸在于这个城市是双方都志在必得的战略级目标,在不容有失的谨慎下,把一场可能血腥的攻城战打成了旷日持久的围城战。他们想反攻打不出去,只能用最痛苦的方式坚守。

无奈的德军

德国北方集团军群指挥官威廉·冯·里布元帅同样痛苦,他虽然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扫清了列宁格勒周围的所有障碍,但对城市的试探性进攻并不顺利。里布清楚强攻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可元首却一直对他的进度不满意。

正好很多德国科学家预测守军的粮食坚持不了几个星期,里布和元首也就干脆包围了城市,顺便还把第4装甲集群调去打莫斯科。实力不足的里布元帅顺势心安理得的把快攻达成慢击,总归鸭子是在锅里的。

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毛熊居然那么能挺,连大炮轰再飞机炸,就是不见怂。更要命的是大胡子也知道列宁格勒很重要,稍微腾出手来就挤出点部队扑过去解围,里布只要稍不留神就容易被中心开花做成夹心饼干。

痛苦的煎熬

各有顾忌的攻守两方就这样打成了磨盘战,德军切断列宁格勒一切对外通道,开始不停的炮轰飞机炸,最后脑洞开到用飞机往城市里扔鱼雷。守军苦挨打还没饭吃,靠着拉多加湖一条用人命填出来的路拼命补给和撤出居民。

列宁格勒战役注定不可能像斯大林格勒那样悲壮,那么激荡人心,但它的残酷更甚之。斯大林格勒保卫大抵上相当于两个疯子不停对砍直到一方死去,而列宁格勒就等于是两个变态互捅一刀后仔细看着对方什么时候止血,然后再去捅一刀。

872天的时间里,守军平均每天挨286颗炮弹,听起来不算太多,但加起来是足足25万发。城市里的守军和居民把老鼠和鸟类全都给吃光了,因为战士和工人每天只有8两左右的粮食,儿童、病人、公务员只有4两。

饥饿的人们还要不停的承受轰炸、每天保持生产、不断维修阵地,面对饥饿他们的选择不多,要么饿死,要么放弃当人的权力。有些无法证实的资料显示,保卫战时期列宁格勒审判了1000多起吃人案件,很多案子是挖出尸体给年幼的孩子吃,我想人间地狱莫过如此。

冰冷的数字

为了解除列宁格勒的包围,大胡子也算拼了老命,连续组织锡尼维亚攻势(1942年,失败)、伊斯卡拉行动(1943年,部分成功,打通运输)、北极星行动(1943年,失败),终于在1944年1月27日解除了包围。

整个列宁格勒战役,苏联军队伤亡1,129,619人,民众伤亡1,042,000人,经济工业损失难以估量。德军其实也没好受到哪里去,他们自己统计的伤亡数字是579,985人,你要知道他们围城初期总兵力也就725,000人,毛熊等于给他们换了一次血。

其实关于苏军的伤亡统计一直就有争议,喜欢黑毛熊的美国学者很多认为是3,436,066人,如果按照这个数字看,列宁格勒战役的伤亡超过广岛和长崎那两颗原子弹的总和。到这份上还没崩溃,元首大人死的算一点都不冤了......

##########

淮海战役共分为三个阶段,也就是围歼黄百韬兵团,黄维兵团和杜聿明集团。其中围歼黄百韬兵团的时候,解放军的战损比是最高的,达到一比二点五,而到围歼杜聿明集团的三个兵团的时候,战损比只有一比九点五,相比之下,围歼黄百韬兵团是非常困难的,牺牲很大,也非常惨烈。

黄百韬兵团原本下辖三个军,除了他自己嫡系的二十五军,一百军,还有广东的六十三军个六十四军,总共四个军,约十万人。但是从新安镇撤退的时候,原本要从海路撤退的驻海州也就是连云港的川军四十四军临时改为从陆上撤退,从而临时配属给了黄百韬兵团指挥。

黄百韬也是个实在人,别人对待这种临时配属的部队都是用来当炮灰,但是黄百韬却命令二十五军和六十三军掩护,结果耽误了两天撤退的时间。四十四军过运河之后,二十五军已经被解放军追上,二十五军只能边打边撤,六十三军则因为行动迟缓,被解放军追上包围了。

此外,四十四军因为撤退的时候携带了大量物资,以及机关工作人员和学生,在通过运河铁桥的时候,一辆十轮大卡车卡在了桥上,不能动弹,影响了全军的渡河速度。加之黄百韬兵团当时只有一个工兵营,被周志道强行要去辅助一百军过河,所以也没有其它桥梁,十几万人只能从运河铁桥上通过,更加延误了时间。

所以,过运河之后比较完整的只有六十四军一个军,周志道的一百军被消灭了一个师,二十五军也有一个师基本上被打残了,六十三军更是完全被切割包围在了运河以东,剩下能战斗的兵员总共大约只有八万人了。其中四十四军的战斗力没有什么保证,所以当时剩下战斗力比较强的部队数量其实并不多。

但即便如此,华野打起来也非常吃力。因为一方面要分兵继续围歼六十三军,一部分要从鲁西南直插徐州与碾庄之间去阻击从徐州出来救援黄百韬兵团的国军部队,能用来全部投入歼灭黄百韬兵团主力的部队,实际上数量也很有限。所以,华野只能先全力歼灭六十三军,同时又要切断黄百韬兵团和徐州之间的联系,为接下来围歼黄百韬兵团主力做准备,这当然是非常困难的。

不过,在粟裕的全力调度之下,六十三军很顺利的被解决了,黄百韬兵团其余部队在渡过运河之后,也没有能够突破解放军的阻击阵地,去和救援的邱清泉和李弥兵团汇合,所以还是将黄百韬兵团包围在了碾庄的狭小地域。在此期间,邱清泉兵团奉国军统帅部的命令,集中全兵团炮兵猛攻,对解放军造成了极大的伤亡。

这也是《亮剑》里李云龙说的,他从晋西北带出来的老兄弟都已经牺牲了,他只能从找赵刚那里死皮赖脸的要俘虏。而剧中的华野首长在面对来打小报告的师长说,不信你把你那个师拉到赵庄阵地上试试看?就是因为李云龙当时就是在徐东阻击战的阵地上死守,为华野其他部队围歼黄百韬兵团争取时间。

而且,黄百韬兵团被包围之后,邱清泉兵团和李弥兵团马上奉命向东进攻,进行救援,这就让黄百韬兵团的官兵觉得还是有希望得救的,所以士气并不低落,战斗意志还比较顽强。这样,华野打起来就特别费劲了,几乎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重大的伤亡作为代价。

黄百韬兵团的弹药相对而言也还是比较充足的,也没有试图突围,所以阵地始终保持的比较好,华野只能从四十四军和一百军阵地上突破,六十四军和二十五军则始终坚持抵抗,这也是华野打起来特别费劲的一个原因。相比之下,杜聿明集团虽然有三十万人,但是因为被围而不攻十天,给养基本上消耗完了,到雪停了的时候,饿得已经没有力气突围了,早已军心瓦解,刚一开始突围就全都溃散了。

##########

血战双堆集。

1948年11月25日,刘邓中原野战军以7个纵队的兵力,将从永城南进的国民党黄维第12兵团4个军11个师的12万人马包围在以双堆集为核心的纵横7.5平方公里的区域内。

此时的黄维兵团,虽称不上所向披靡,但也实实在在地算得上兵强马壮。其所属的第18军是国民党头面人物陈诚赖以起家的核心班底,号称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第18军老军长、第12兵团副司令胡琏更是与华东野战军交手多次,被称为“狡如狐、猛如虎”的悍将。

不料,11月27日,中共地下党员、第85军第110师师长廖运周借着突围的机会率领师部和2个团5500多人战场起义,这无疑给了信心满满的黄维当头一棒。

到12月初,黄维以第18军守平谷堆、尖谷堆(此即“双堆集”之由来),以第85军守腰周围、李庄地区,向西防御,以第14军守张围子、杨四麻子地区,向东防御;以第10军守马围子至杨庄、李庄间向北向南防御。兵团部设双堆集以北。依托村庄构筑了大量地堡群,并利用汽车和沙袋,甚至尸体筑成防御工事,妄图死守。

双堆集之战最为血腥的一天从12月9日中野进攻双堆集南面的大王庄开始。防守大王庄的是第18军第33团,该团部队骨干坚韧、训练有素,战术水平极高,全部由战斗经验丰富的老兵组成,是国民党当时最为精锐的部队之一。

胡琏

进攻大王庄的是华野7纵20师的两个主力团:58团和60团,两个团兵力合计超过6000人,且大部装备了缴获的美式武器,士气高昂。9日下午,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战,华野在付出重大伤亡之后占领了大王庄。

深知大王庄失守将会把第12兵团带入绝境的胡琏闻讯大为震惊,连夜命令第18军部队不惜一切代价夺回大王庄,并投入了第12兵团剩余可用的全部重型火炮。10日晚上零点刚过,大王庄内的解放军7纵第59团还没来得及盖好掩体工事,就遭到了国民党军暴风骤雨般的重炮轰击。数百门各式口径大炮在短短50分钟内便在狭小的大王庄倾泻了数千发炮弹,第18军出动一个营反击大王庄,被解放军击退,随后胡琏将剩余的坦克也全部投入到大王庄,10日上午,大王庄被国民党军夺回。

12月10日,华野,中野陈粟、刘邓首长和黄维、胡琏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大王庄这个只有四十多户人家的小村庄。中午,中野6纵46团,华野7纵59团、60团的两个多团兵力,又向大王庄发动反击。

王近山

中野6纵的司令是王近山,对,就是那个号称“王疯子”的王近山。华野7纵的司令是成钧,他也是实打实的开国中将。

一方是志在必得,一方是退无可退,双方的战斗很快演变成了白刃战,第18军将所有可用的人员全部投入大王庄战斗,解放军也不断增兵。激战至傍晚,战斗已经演变成了比谁更疯狂,国民党士兵刚刚在喷火器的掩护跳进烧焦的堑壕,转眼就被解放军士兵用炸药包和集束手榴弹赶了出来;士兵们端着刺刀刚刚战到一起,覆盖的炮弹就把他们无差别变成血沫……据幸存者回忆,整个庄内已经没有一座完整的工事,每一平米土地都有数十块弹片,战壕和工事内尸体相叠三层,人在堑壕内走一圈后,壕底的血水之多足以浸湿裤腿。

到夜间,第18军的精锐消耗殆尽,华野7纵也是连警卫连都冲了上去,随着最后一声枪响,解放军重新占领了大王庄,而黄维兵团的命运也就此注定,在大王庄,国共两军的伤亡合计达到了一万多人。

当晚,负责驻守大王庄附近小王庄的第85军第23师师长黄子华在望远镜中目睹了大王庄一昼夜激战后,心理防线崩溃,率部投诚。

三天之后,12月15日,黄维兵团被解放军基本全部歼灭。此役,国民党军伤亡4.6万余人,被俘4.6万余人,伤亡与被俘人数之比达到了惊人的1:1。而解放军的伤亡也达到了25000多人,占到淮海战役总伤亡人数的19%。

##########

抗日战争时期,常德守城战役打得极为惨烈,余程万的57师血战30天,仅83人突围。

1943年10月,日军集结了7个师团10万兵力,和国军16个军21万人在常德地区会战。

10月底,日军116、68师团进逼常德。第六战区计划使用薛岳将军“天炉战法”,派57师坚守常德诱敌深入,然后合围歼灭。

为什么选57师,是因为余程万师长骁勇善战,而且非常善于防御战。11月3日,57师进入常德城,开始抢修防御工事及各项巷战工事。

日军116师团率先在外围阵地发起进攻,双方激战一周左右,余程万师长下令外围部队撤离,诱敌深入。

日军以为国军主力溃逃,16日兵分三路肆无忌惮地朝常德东、西、北门进逼。当兵临城下时,借调的74军炮兵团万弹齐发,打得日军猝不及防,死伤惨重。

18日,日军11军主力集结完毕,开始发动总攻,率先出场的日军飞机,对57师阵地一番狂轰乱炸,然后步兵发起冲锋。

不过接连三天的攻击都被57师打退,但57师在日军飞机的轰炸下损失也很大。21日国军空军提供了空中支援,击落了两架日机,日机暂时退出了战斗,但日军地面部队加强了攻势。

又苦战三日后,57师仅剩2000多人,余程万师长急了,说好了诱敌深入然后合围,援军呢?

长官部回复在调配中,但事实上由于军委会和第六战区配合失误,援军都被日军牵制住了,现在57师只有孤军坚守。

28日一早,日军对西门发起了进攻,战斗打得非常惨烈,但57师的战士非常勇敢,7连的一个班长眼睛被炸瞎了,还在和日军肉搏,连送饭的伙夫都加入了战斗。

随着战事的吃紧,承德的警察也加入了战斗,在上下一心的努力下,西门守军打退了日军四次冲锋,成功守住了城门。

不过由于敌我兵力悬殊,当天晚上常德北门失守了,惨烈的巷战开始了。29日,前来增援的第十军,遭到日军两个师团围攻被击溃。

而常德城内已弹尽粮绝,被巷战打急眼的日军开始使用毒气弹。至12月1日,常德守军仅剩500多人,其中大部分还是借调的74军炮兵团战士。他们决定和常德城共存亡。

12月2日,常德城全线失守,余程万看到已回天无力,为给国军保存一点精锐,他下令炮兵团突围,不过遭到了团长柴意新的拒绝,他力主掩护余程万师长撤退。

双方谁也没说服谁,又一起投入了巷战。3日凌晨,57师师部开会一致要求余程万率炮兵团突围,剩下的一百多人退后掩护。

会议后余程万带着炮兵团170人开始突围,后来乘水路离开了常德。3日白天常德城内57师战士全部壮烈殉国,常德彻底落入日军之手。此战57师加74军炮兵团9000人,仅幸存83人。

有不同观点,欢迎留言区分享。了解更多历史,请关注花木童说史!

##########

当属1938年3月的台儿庄战役,中方伤亡5万多人,日方2万多人。

看这部剧时,战场极其惨烈,不忍目睹,我方战士前赴后继,赴汤蹈火。先烈们不畏牺牲的大无畏精神,留芳百世,永垂青史。

##########

八路军与日军冈崎支队在关家垴战斗中展开殊死决战,在付出极大代价后歼灭敌人大部,但在其援军到来之际,最终无奈撤出战斗。此战为八路军在历次战斗中最为艰苦惨烈的一次。

1940年,八路军在彭德怀的指挥下发动“百团大战”,经过两个阶段的战斗,给了日军沉重的打击,而八路军经过长时间的艰苦战斗,也已经比较疲劳,部队伤亡也没有得到补充,所以也准备收兵进行休整。

但日军却不会善罢甘休,他们继续组织兵力对八路军根据地进行疯狂的扫荡。因此八路军“百团大战”的第三阶段的主要形式,就是以反扫荡为主。

日军的报复性扫荡,比以往更加残酷,烧杀抢掠更加疯狂。

10月下旬,日军冈崎支队五百多人,扫荡过程中闯入八路军根据地,进入八路军总部和129师师部附近,八路军派兵前往阻击。冈崎支队虽然人数不多,但武器装备却异常强大,轻重机枪、掷弹筒、山炮一应俱全,且弹药充足。

八路军在付出很大代价后,虽然挡住了冈崎支队,但这部敌人却并未罢手,又误打误撞的从负责警卫的两个连队的空隙溜过,打到了黄崖洞兵工厂,靠着强大的火力,击退守卫的五个八路军连队,对兵工厂进行了彻底的破坏。好在事先工作人员和机器设备都已全部转移,兵工厂损失还算不大。

之后,猖狂的冈崎支队继续扫荡,对沿途村庄进行了毁灭式的残害,在完成任务后开始回归大本营。

但此时,他们不是想回去就能回得去了,彭德怀已对他们下了必杀令。在这支日军闯入我根据地后,从逼迫八路军总部到破坏黄崖洞兵工厂,再到扫荡中屠杀村民,摧毁村庄,使嫉恶如仇的彭德怀早已忍无可忍,严令八路军“截住冈崎,一个日本鬼子也不能叫他们跑掉,谁放走敌人,以军法论处”。

面对八路军的截击,冈崎支队无心恋战,边打边撤,但到了关家垴走不动了,八路军三个旅外加两个团已经死死的把他围住,冈崎突围不成索性就地修筑工事,死守待援。

关家垴三面悬崖峭壁,只有南坡可以展开部队发动进攻,日军还趁乱占据了其侧翼的柳树垴,这两个高岗互为犄角,强大的火力可以全面控制攻击的部队。

虽然围攻关家垴的八路军兵力较多,但由于无法展开,只能用少数兵力进行轮番冲锋,但日军利用有利进行,凭着强大的火力和合理的战术,对八路军实施疯狂的阻击。

在日军猛烈的火力压制下,进攻的部队伤亡越来越多,几乎每向前一步都会付出极大的代价。有的一个营,基本上都打光了,每连只剩下几个人,多的不过十几个人,而且大多了已经负伤。有时甚至一个营上去,一个冲锋一百多人就没了。

面对部队的巨大伤亡,担任主攻的386旅旅长陈赓,几次带着哭腔请求彭德怀暂停攻击,但遭到了他强硬的拒绝。

八路军继续组织进攻,有的团在几近无兵可用的情况下,只能狠心的把干部集中起来组织冲锋,其后也都基本牺牲在阵地上。

在战斗第一天下午,八路军就向关家垴、柳树垴发动了十八次冲锋,在付出极大的伤亡后,依然没有大的进展。

经过一天两夜的激战,局面还是没有打开,而敌人增援的部队已赶到了外围,正与八路军阻援部队激烈交火,随时都有突破防线的可能。

看到情况不妙,刘伯承考虑再三,也给彭德怀打电话,这个以谋略著称的129师当家人,向来不赞成打消耗战。但接到电话的彭德怀不为所动,坚持继续打,刘伯承见规劝无用,激动的说“这是牛犄角作战,我们赔不起”。彭德怀听后跳了起来“打不下关家垴,我撤了129师番号,杀头不论大小”,说完摔了电话。彭德怀已杀红了眼。

第二天中午,冈峙支队已基本耗尽了弹药,八路军的一发炮弹也炸死了冈崎支队长和几名军官。下午时分,日军放弃了大部分阵地,龟缩至山顶狭小地带,一部分八路军已冲了上去,弹尽粮绝的残余日军已基本无力抵抗。

但就在这时,八路军开始全线撤退。面对大批增援日军的到来,彭德怀知道不能意气用事了,虽说只要再加把劲,再有一点点时间,就能把冈崎支队全歼,但他不能拿部队的生死存亡冒险,无奈只能心有不甘的含恨收兵。

据战后八路军统计,关家垴一战,歼灭日军四百多人,冈崎支队遭受重创,队长被炸死,没有被全歼。八路军伤亡六百余人。但从对比战场实际情况来看,八路军的伤亡人数应该不是一个完整的统计。

历史微点与您共同学习,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

##########

湘江战役是我军历史上激烈、惨痛、悲壮的一场战役。 

时间:1934年11月27日至12月1日。

地点:广西境内的兴安县、全州县、灌阳县。

交战双方的指挥员和兵力情况:

红军:指挥员博古、李德、周恩来、朱德。参战部队红一军团、红三军团、红五军团、红八军团、红九军团等,共计6、4万人。中央红军的主要将领彭德怀、林彪、聂荣臻、刘伯承、罗荣桓、叶剑英都亲自指挥参加了湘江战役。大将陈赓、黄克诚、罗瑞卿、张云逸、肖劲光、谭政都亲临一线,浴血奋战,还有30多名上将和一批少将当时都担任着红军的各级指挥员。

敌方:蒋介石 任命何键为“追剿”军总司令,指挥16个师共77个团分5路专事“追剿”,桂军5个师,粤军4个师,还有贵州省“剿共”总指挥王家烈一部,总兵力近30万人。

经过五天五夜的激战,红军伤亡惨重,从长征开始的8万6千人一下锐减到3万人,红八军团、红三军团六师18团和红五军团34师全军战亡,其余各部编制均只剩不足半数。敌人湘军损失七千多人,桂军伤亡二千人左右。 最终红军突破了国民党军的第四道封锁线,粉碎了蒋介石围歼中央红军于湘江以东的企图。

残阳如血,血流成河,让我们永远铭记,为了共和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的英雄,弘扬长征精神,把祖国的明天建设得更加美好。